网络社交 觅友组群难解孤独

来源:环球时报都市生活   | 作者:胡茜茹 | 2017/3/31 8:24:01

       打开微信的通讯录,用手指滑屏翻至页面底部,一排小小的深灰色字迹会显示你究竟有多少位微信好友。外企品牌宣传专员李晓华的这一数字是1074,也就代表她在微信上拥有1074位好友,即便是在接受采访的短短一小时内,又有两个添加新好友的申请请求通过,微信新讯息的通知铃声此起彼伏。李晓华被这样的热闹与忙碌“簇拥”着,俨然一副社交达人的模样。当下,像李晓华这样的社交网络达人并不在少数,他们的朋友圈好友动辄上千,新消息频频来袭,他们在朋友圈里发一条状态,不出10分钟,便能得到上百个“赞”与评论。然而,他们有时候依旧会觉得孤独,通讯录里成百上千的“好友”中,能敞开心扉畅所欲言的知己却屈指可数。又比如,手机上交谈自如,见面却尴尬得没话聊。越社交,越孤独,似乎成为了时下都市人的一种心理写照。
      朋友圈成为社交“避风港”
       公司白领田梅如今是一位幸福的准妈妈,怀胎数月的她即将在今年夏天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宝宝,她身边不少同学也和她一样,正处于怀孕生子的阶段,于是大家一起在微信上建立了一个群,方便互相交流怀孕待产的心得体会。“群里一共有7人,都是毕业多年的老同学,其中有些甚至毕业后十几年都未曾见面,天南海北各居一方,但如今却因为这个共同的话题又重新走到了一起。大家每天在群里叽叽喳喳地聊天,一人遇到了难题,其他6人都会出谋划策,好不热闹。”田梅说,这个群现在的名字叫“快乐大肚婆”,她们约好,等到群里7个人一个个相继生完宝宝,就把群改名为“快乐辣妈”。
       “通讯技术的发展让人们即使不曾见面,也能相谈甚欢,甚至有时我在网上会显得比在现实生活中更为热情开朗。”在自己微信的千余位好友中,李晓华坦言其中很多都是未曾谋面的“朋友”,她向记者表示自己平日并不是一个外向性格的人,甚至在陌生人面前会有些许腼腆,但隔着一块手机屏幕的朋友圈能减少自己的社交恐慌。“当面交流对话,这是一个实时发生的过程,很多对话都是脱口而出,你几乎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斟酌所要表达的内容。但是朋友圈里的社交则不一样,当你在回复对方,或者在朋友圈里发送状态时,会有更多的时间去反复考虑如何得体地表述,这让人有更多的社交安全感。”
       美国华盛顿大学曾针对社交网络做过一项调查,研究结果表明,那些在现实社会中不擅长社交的人,或者经常感觉孤独的人,往往更喜欢用社交网络。对于这一点,在研究机构工作的张凡深表赞同,他表示网络会让社交多一个“缓冲”阶段,这种“缓冲”让不善交际的人更有安全感。“我在朋友圈里发出的照片,十有八九都是精心修过图的,每次发朋友圈的时候,我也会反复编辑修改,很可能到最后发出的内容已经不是自己最初想说的话了。其实人们在发朋友圈的时候,也是一次自我审查的过程,那些最终发出的内容,往往都是自己觉得安全讨喜的内容。”
      越社交,越孤独
       如今,人们似乎“越过越孤独”。一项由美国杜克大学发起的调查报告显示,1985年平均每个美国人有2.94个可以密切交流讨论的朋友,而2004年这一数据已降低至2.08个,同样,感到无人可交流讨论的美国人的占比也在逐年递增,从1985年的10%上升至了2004年的24.6%。
       社交网络上的热络,并不代表生活中同样可以随时“呼朋唤友”。身为程序员的徐蔚然是一位“手机党”,平日里几乎机不离手,他表示社交网络技术的发展带给人们一种错觉,错以为朋友很多,自己永远不会孤单,“手机里的热闹,会让现实生活中的人更显孤单,人们一旦习惯了热络的虚拟社交,哪怕自己回到现实中单独待上半小时,都会心生焦虑、觉得孤单,忍不住要再拿起手机刷朋友圈。”
       此外,越来越多的人会被朋友圈“绑架”心情。“有时我会在朋友圈里发个状态,如果点赞数和评论数很多,我就会很开心,感觉自己人缘不错。但如果回应寥寥无几,就会产生一种自己不被他人重视的孤独感,不免有些低落。”张凡说,虽然自己也明白只不过是这一次发的内容其他人不感兴趣而已,并不代表自己没朋友,但不免还是会被朋友圈左右了心情。
      网络社交把现实社交逼向角落
       科技的快速发展,让人们在不知不觉中“深陷”网络社交,一旦过度沉迷,就可能会打破现实社交的人际平衡。如今好友相聚时,众人在饭桌上不言语低头玩手机的场面已十分常见;过年团圆时,一家人围坐在电视机前,纷纷向其他人发送贺年微信却彼此不对身边人道一句祝福语的情况也时常发生。不难看出,过度依赖虚拟社交,反而加重了现实生活中的隔离感。
       徐蔚然曾在一个书友会的微信聊天群里遇到一位相谈甚欢的网友,“在微信里聊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惊喜地发现彼此喜爱的作家、书籍著作都出奇一致,不仅如此,我们谈天说地,人生观、价值观都很一致,当时我有一种发现知己的感觉。”在网上热络地联系了一两个月后,徐蔚然决定与这位朋友相约见面,“我原以为兴趣相投的两个人在现实生活中成为好友是理所当然的事,然而事实并非如想象那般顺利。我们第一次见面是约在咖啡店,虽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但总觉得没有网上聊得热火朝天和投机,时不时还会冷场尴尬。”徐蔚然后来也与这位朋友偶尔约出来见面,但彼此大部分的交流往来还是在网络上,他说网上聊天让他觉得更轻松。
       面对这种网络社交与现实社交失衡的尴尬局面,心理学博士研究生李慧表示,这主要因为现实社交要花费人们更多的时间与精力,而维系网络社交所需投入的精力相对较少,因此人们对现实社交的态度渐渐冷淡,导致人们沉浸在网络社交里的时间越来越多,现实中的社交圈却在不断萎缩。“然而,网络社交具有随意性与脆弱性,终究是无法替代现实社交的。网络社交或许能让人暂时排解孤独,可一旦这种脆弱的情感寄托断裂,只会加深自己的孤独感。”所以,有的时候也请放下手机,多与身边的亲朋好友敞开心扉聊聊天吧。(胡茜茹)
 

杨祐宁:技艺满分,...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杨祐宁:技艺满分,随性流

距离《花儿与少年3·冒险季》完结已有数月,杨祐宁也从一个演技满分的低调演员变成了万千少女心目中的“完美男友”。采访他那日,他正在剧组中,白天忙于拍戏,只能在晚上接受采访。匆忙吃过晚饭后,他便坐到了我面前,“嗨!你好,我是杨祐宁!”,“软绵绵”的语调

>>更多

豪奢出手,荷航代言“健康

7月30日起,荷兰皇家航空公司全新的波音787-9梦想飞机开始执飞北京航线,每天一班往返北京和阿姆斯特丹之间。至此,荷兰航空在中国大陆5个目的地城市(成都、杭州、厦门、上海和北京)全部采用全新波音787-9飞机执飞。法航荷航集团大中国区总经理顾瑞新(Bas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独居藏鲜,与世界酣畅对话

晚饭后,赵琳小心翼翼地收纳好厨房里的刀具,反复确认是不是放到了抽屉最深处,直到抽屉合上的那一声“吧嗒”,她才长舒一口气。做饭用的刀具大概是她家唯一算得上尖锐的物品了,其他诸如剪刀、刻刀等等是绝对的“违禁品”。赵琳的理由很简单,看见这些东西对着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