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刚:行者世间叩问生命回旋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李霏霏 | 2017/6/5 8:45:10

       有太多人对李玉刚的京剧表演与唱腔情有独钟,如果不是这次采访,我还没有意识到身边从小学生到同龄人,再到父母甚至爷爷奶奶老一辈人,各个年龄层居然都有李玉刚的忠实粉丝。坐在我对面与我交谈的李玉刚是个“性格沉稳不见世人的浮躁,话语不多却透着些许儒雅之气”的谦谦君子,无论是聊他的音乐之路,还是寻美之旅,能感受到此人要多么心境平和才可从容坚韧面对这浊世间的荆棘之路。愈是交谈,那个舞台上既秀美又霸气、以独特男性视角诠释中国传统女性之美的李玉刚便愈发清晰,而真实生活中的李玉刚对禅意和内心的探索则更是值得细细品读。


      做第一个披荆斩棘的人
       三场演唱会、两所大学演讲、两个城市、若干个文化团体沟通交流,李玉刚4月的美国巡演之行可谓收获满满。说起演出本身的轰动,李玉刚仍难掩兴奋,“很过瘾!”这是他的第一句话。“在国外的舞台用中国的东西征服外国的观众,不可思议。”我问李玉刚,大幕一开,唱念做打,人物故事展开,和这样的传统京剧相比,他的表演到底有什么不同,李玉刚思忖片刻:“可能是我当代的表现形式。”随着他的讲述,我脑海中呈现出这样的画面——男装出场的李玉刚,突然之间转音变成女声,接着男女声穿插,演着演着更是突然在台上化起妆来,面部结构改变、性别改变,戏服一穿,昆曲、京剧,手眼身法、唱念做打一一呈现。
       “在国外演出更有荣誉感,对我个人和中国艺术的尊重。”当然,李玉刚在国外的巡演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剧院的问题、沟通的问题、中西方工作习惯的不同等等,一度让李玉刚心力交瘁,但他一一承担。“在洛杉矶帕萨迪纳剧院演出时,剧院要求我们拍摄的画面中不允许有外方工作人员的镜头,这让我很不舒服,但是我什么都没说,我让团队做好自己。演出结束,所有工作人员说‘演出真棒!’纷纷要求合影,我想是我们征服他们了,自豪感油然而生。”在纽约大学的演出,尽管准备充分,然而由于烟机意外出现问题,演出被迫停止,观众演员都被疏散到大街上,“那一刻的感觉很悲凉,我本信心满满却遇到了这样的意外。但当我在舞台上又一次亮相,所有观众都回来了,让我震撼,越演越顺,结果那场演出非常成功。接下来我的国际化道路也不会一帆风顺,但我还是愿意走出去,再艰难再痛苦也要走出去,做个民间的文化使者,这是件伟大的事情。”
       李玉刚是个永不满足的人,尽管是第一次接触,言谈之间还是分明感受到他对工作的极度认真。从草根演员到专业演员,李玉刚说是创新的蜕变,“10年来我对自己要求很严格,方方面面大量学习思考,相信自己,我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是一条新路,面对很多质疑,我是第一个披荆斩棘的人。”李玉刚所说的质疑包括一直“做传统”的人对他将京剧化妆手法改良的质疑、对京剧表现形式创新的质疑。但在他的眼中,个性、随意、打破固定、打破程式化就是他想要的表达,“艺术不应该有框。”
      “我能走到美国就是一种挑战和冲击”
       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总领事刘健大使称李玉刚独特的东方艺术很有利于打开中美文化交流的大门,称得上是真正的“文化使者”。在李玉刚看来与其说这次是巡演,不如说是实现了他一直以来对跨文化艺术交流的心愿。“能够代表中国传统文化走进美国,对我来说是一种慰藉。以前是奔波努力,现在有机会为国家做点什么,我找到了启发和民族自信、文化自信。我的所有艺术都是中国文化的表达,在继承中创新——所有作品在舞台的表达形式上都具有流行性。《游园惊梦》《霸王别姬》《贵妃醉酒》,极致东方的表达方式、行为、性格,舞台艺术的精华,包括所有的含蓄、内敛、留白,都和我本人性格有一致的地方——相对保守,内心叛逆。”李玉刚说。
       李玉刚在哈佛大学做了一场关于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主题演讲。他说西方文化在世界开花的同时,中国的传统文化反而慢慢被我们自己所淡忘,我们容易给传统文化贴上老旧、古板的刻板印象标签,年轻人缺乏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了解,缺乏文化自信。“学生反映很不一样,他们很多是学习艺术和戏剧的,我建议他们学一点中国的东西。西方有很多剧可以演百年,但他们的艺术也需要大胆创新。国外的歌剧基本天天都在上演,而我们东方的戏剧什么时候能在西方主流剧院一直上演?基本没有。这个现象极其不平等,我们应该思维放开,格局一致,门派相斗太狭隘了。如何传达大国文化,需要软实力的对外和精神的传达。我能走到美国去就是一种挑战和冲击。”李玉刚透露接下来他会有更针对西方观众的演出,“我们正在调研有什么东西可以征服他们。”
      走路就是读书,旅行就是思考
       李玉刚常走南闯北把当地的音乐与风情带回到自己的音乐中。他说自己骨子里尤其钟情中国两个民族的音乐:蒙古族和藏族。学习少数民族的乐器和音乐的丰富性,和内蒙古当地的年轻组合碰撞交流。他说:“看劳动人民的音乐,和他们一起劳动,那是最真实的。”他有一部作品《昭君出塞》,公演了4场后中断,当大家都在询问何时再次登台,李玉刚不无遗憾地说:“我一直在想如何赋予这个伟大的作品更多灵魂,是不是可以将少数民族的音乐植入其中,我做的不够,所以我可能会卧薪尝胆,在准备充分后的某个时间点绝地反击。”
       如同四处寻找音乐灵感一样,李玉刚喜欢这样带着使命感的行走,他强调自己从没有一场纯旅行,别人去西双版纳看泼水节,他就上山走茶马古道感受茶文化;别人去安徽看油菜花,他就去看徽派建筑,从民居到宣纸。“走路就是读书,旅行就是思考,我一定要看到什么对我有启发的东西。”
       油纸伞是李玉刚特别喜欢的一种民间手工艺,说到这他的话锋更是温柔了许多,“无论是一个翩翩男子还是女子,打起油纸伞都是美,然而我们却逐渐失去了这种优雅的东西。当西方文化不断侵蚀,我们自己的美呢?在江南的一个巷子里,青山板路上,打一把油纸伞,那是东方的图画,东方的美。”李玉刚跑到四川泸州跟着老手工匠人一起研究制作油纸伞,他把茶叶和孔雀羽毛放在油纸伞里,和当地的劳动人民一起选柱子、选木料、穿流苏,在他眼里这些都是美的东西。“我碰到的这些东西和中国民族手工艺有关系,和大美山川有关系,于是我写了《玉见之美》,那是将我眼中看的世界变成文字,让更多人体会得到。”
       李玉刚一直想恢复中国关于衣食住行的传统文化。他穿上民国时期的长衫走在巴黎街头,“是不是新奇,有没有人围观我不在乎,但是服装就是一种符号,我就想通过它和外国人交流。”在他北京的工作室“玉空间”里,存放着许多他曾登台穿过的戏服,他说戏服在这里具有了雕塑感,是装置艺术。“你看那个碗,是我在景德镇自己做的,都是我自己对文化的解读和思考,我希望人们来到这里想的不是今晚去哪吃饭,而是思考一些文化情怀。”
虔诚行走,寻中国传统之美
       韩美林说,李玉刚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兴趣很浓,一有机会见面,便请教陶瓷创作等方面的问题,对于传统文化,他有着如饥似渴的求知欲。“出道十年间我塑造了无数个古装美人的形象。而这些人物,都来自中国深渊的历史长河中。我多年沉浸在研究人物的形象、服装、妆容、道具、饰物之中;也沉浸在对舞台艺术、舞美、灯光的探究之中……在这不断进行艺术追寻的过程里,我从最初的艺术门外汉,到浸润其中,渐渐发觉艺术和文化成了我生命的全部。演出之余,我开始学习陶瓷、演习书法绘画……中国传统文化之美,深厚如海,博大如川,令我沉醉其中,不能自拔。”李玉刚一直在思考,幽幽古国有太多文化精髓,如何利用自己有限的影响力,分享中国传统之美。
       李玉刚去年用了半年的时间和团队一行数人,从西南热带雨林的茶山到丝绸之路上的石窟,从北宋时期的龙窑到明代的云锦,一路行走。“自然的景致多变,或茂盛,或苍凉,无时无刻不在内心充盈着感动。”他将自己寻访手工艺匠人的故事和一杯茶、一段缂丝、一尊佛像的美都写进了《玉见之美》一书中,他说那些都是历史回旋的句读与感叹,“中国传统文化的每一面都是如此精致。”他说。
       李玉刚还去过保存着很多制盏工坊的福建建阳,在村落里看散落的老窑址,探访年轻匠人的建盏工作室,体验建盏装窑,因为听说建盏中断失传沉寂而心痛。“那些默默守护传承建盏文化的人们,他们对建盏的热爱,让我感受到对文化的传承,或许不应该那么灰心。一代人,总有一代人的希望。”李玉刚说。
       因为儿时父亲常用家里的搪瓷缸子喝茶,他到现在还记得父亲抓茶的动作、房间里飘荡的茶香,还有茶入口后嘴里又苦又涩的味道。去年他特意去武夷山做了一回山林饮茶人。回忆起山间寻茶用斋饭的经历,他的描述很有意思:一张旧的圆木桌清一色的素菜,同用斋饭的,还有几位来访的村民。饭前要用山泉水净手,然后排着队拿碗和筷子,吃饭时,止语不言。“这对我来说,是难得自在的体验。”他告诉我自己在制作岩茶摇青的过程中,品出了几许“太极”之味,推转腾挪,让自己的力场和茶的气场相融合,在彼此的问询间互探虚实、互道心声,慢慢融为一个共通的存在。“我也会收获几分感动,一匾绿叶在我怀中慢慢吮吸着阳光和空气,感受着时间的更替,我也在观察着它周身的变化,看着它慢慢成长。或许,一位母亲怀抱婴儿时的心情也应如此吧。”李玉刚说,越了解中国的茶文化,便越不再满足于听人纸上谈兵,他说自己有时喝着一杯茶,偶尔会走神,仿佛能看到它们在山野间的姿态与样貌。“在一杯茶中,我能找到一份中国传统文化的感动,以及一份久违的宁静。”李玉刚说,如今自己给大家斟茶时,心情会感觉微微异样,好似回归到一个“人”的状态,“茶之于无,茶之于空,一定存在某种禅学密语吧。”(李霏霏)

“盛世公主”重游丝路..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盛世公主”重游丝路讲中

初夏时分,正是地中海地区阳光灿烂的时候。罗马气势恢宏的斗兽场在一碧如洗的晴空下睥睨着尘世,那不勒斯彩色的街道在烈日下招摇,雅典卫城坍圮的石柱反射出光影斑驳的历史……如果你有机会坐着邮轮欣赏这些或厚重或艳丽的景色,你愿意吗?
我早就听人谈论过

>>更多

融合时代下向“全服务”迈

相关资料显示:2015年访日中国游客的“爆买”旋风席卷日本,举世瞩目;而2016年访日中国游客的旅游消费额则高达1兆475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04亿元),其中购物的占比约近40%。引发“爆买”旋风的日本最大规模免税店——乐购仕(Laox)株式会社社长罗怡文在接受记者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网络社交 觅友组群难解孤

打开微信的通讯录,用手指滑屏翻至页面底部,一排小小的深灰色字迹会显示你究竟有多少位微信好友。外企品牌宣传专员李晓华的这一数字是1074,也就代表她在微信上拥有1074位好友,即便是在接受采访的短短一小时内,又有两个添加新好友的申请请求通过,微信新讯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